超仁妈妈倪春:“和爷爷奶奶坐时光机”为留守老人重返幸福

2019-06-10 16:21 来源:未知 编辑:正能量    

“小倪,我最信你啦,只要你提议,我们就要去做。”83岁的李光珍,是一名空巢老人,而现在她是永兴路社区互助养老年纪最大、最早加入的志愿者。

 

图片说明:李奶奶和其他互助养老志愿者一起参与街道的迎新春儿童游园活动,在活动发挥主导作用。

李奶奶口中的“小倪”是昆明市西山区泉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简称泉源社工)的主任倪春,一位有着20余年公益项目经验的老社工。2015年她接触老人服务,看到了社区困境留守老人的孤独与无助。

永兴路社区是一个老旧小区,统计在册的60岁以上老人占社区居民人数的19.26%。通过走访,倪春了解到社区70岁以上老人大多患有慢性病、行动不便,处于独居或空巢状态。由于走出家门困难,同辈兄弟姐妹或者邻居同事年纪逐渐增长,相互往来减少,加上无子女或子女陪伴时间短、频率低,老人们与他人的语言和情感交流都很缺乏,对老人的精神和健康状况带来不好的影响。

由于集中养老的社会资源不足,社区人手少行政事务多,很难深入关怀到每位老人。而公办养老院排队时间长,私立养老机构收费高,对大部分老人来说,社区居家养老仍是首选。

 

图片说明:互助养老志愿者闵奶奶和泉源社工一起做手工,送给社区里困境家庭的老姐妹们,让她们感受到亲人的关爱。

“我父母也是一直身体不好,所以我能感受到社会对老年人的关怀有很多不足,想为他们做一点事。注册泉源时,我就想这个机构并不属于自己,而是和受助者一起面对困难和成长,让力量源源不断涌出和扩散。”倪春说,泉源社工计划为社区的困境留守老人提供一周一次的持续陪伴服务以及个案跟进,倾听并整理出老人的生命故事,为他们圆满生命的蓝图。

空巢老人从观望到积极参与社区互助养老服务

2017年,泉源社工进入永兴路社区推动互助养老服务。在项目启动会上,泉源社工发动现场的老人们一起参与互助自助的志愿者服务,李光珍奶奶率先报了名。

最开始的志愿者培训后,泉源社工就和互助养老志愿者一起探望社区空巢、困境老人,李奶奶几次都是开完会就走了,并没有一起去参加后面的探望服务。

 

图片说明:互助养老志愿者们和泉源社工一起在独居、盲人爷爷家里做月饼,一起过中秋节。

两个月后看着大家都持续去看望社区空巢困境老人,李奶奶在一次互助养老志愿者会议上大发脾气:“你们个个都高兴,我就不高兴,为什么没人叫我一起去?”

为这,倪春让大家一起坐下来,现场澄清,通过社工专业的ABC理论,将整个事件呈现。从那以后,只要有问题,大家就不在背后议论,都会直接在提出来,通过议事制,一起来找处理的方案。

 

图片说明:互助养老志愿者周例会活动,大家就社区探望困境空巢老人中发现的问题进行讨论。

李奶奶也从最开始的观望空巢老人关怀服务到积极支持,并将社区里一些空巢老人也动员参加志愿者服务,老人们有了机会一起去看望其他更困难、有需要的老人,看到别人的坚强不放弃后,心情也逐步豁达起来,在泉源互助养老服务中发挥积极的影响。

“喘息服务”让困境养老家庭“喘口气”

唐云荷是永兴路社区的居民,老伴在退休后突然发现手脚不灵活

去医院检查后确诊为小脑萎缩。祸不单行,女儿在二十几岁时出现小脑萎缩症状,咽口水都痉挛到呛红脸,喘不过气。

在互助养老服务启动会暨志愿者动员会上,唐云荷是社区居民代表。在泉源社工的持续培育推动下,社区里的积极居民成为互助养老志愿者,确定了每周例会议事制度。

 

图片说明:项目启动后,唐云荷第一次主持互助养老志愿者周例会活动。

唐云荷来开会的目的很简单:“天天对着两个病人熬着,找个地方出来透透气。但是家里甩不脱,做志愿者只能尽份力。”社区互助养老志愿者们觉得孩子大了,空闲时一起开会,既热闹,又能看望困境老人,奉献爱心,以后老了走不动,希望社区其他居民像自己当初一样参与到互助养老服务当中。

每周的探访服务,让困境老人的照顾者有放松的时间,舒缓常年照顾的压力和无力感。志愿者“喘息服务”则支持了像唐云荷一样的家庭,让困境的老人及家庭成员有机会参与到社区活动当中。

作为养老服务体系中的一部分,“喘息服务”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如今已在不少发达国家推广,但在我国还算是个新鲜事。对于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及家属来说,喘息服务显得更为迫切。

“喘息服务”目前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财政出钱向社会机构购买服务,上门为有需要的老人提供短期照顾、陪护服务,这样让照顾老人的家人歇一歇、喘口气;还有一种,则是由财政出钱,把有需要的老人送到附近的养老院、卫生院等处暂住,给平时照顾陪护老人的子女、家属放个假。

不管是哪种模式的“喘息服务”,虽然时间都不会太长,但是对于长年累月照顾和陪护失能、失智老人的家人来说,缓解了家庭矛盾和压力,提高了生活质量,感受到了社会温情。

2018年5月,唐云荷腿部疼痛无力,检查后确诊为股骨头坏死,需要手术。唐云荷及其家庭手术及术后恢复期间该怎么办?这件事上了互助议事日程。

泉源社工与志愿者一起去医院探望、轮流买菜。互助养老志愿者李志萍还带动丈夫一起辅助唐云荷做复健锻炼,为唐云荷的女儿洗澡。唐云荷出院恢复些,就杵着拐杖到泉源社工站参加例会和社区节日活动,表演自己拿手的歌。

除了参与社区服务,泉源社工还邀请其他社工机构到社区与志愿者们交流。并推动志愿者们走出社区,外出学习交流,一起参与到街道、区级层面的大活动组织中,唐云荷和志愿者们常说:“泉源社工让我们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有劲头。”

唐云荷现在常用自己的生命故事激励社区的其他老人。就算人生已如此艰难,也要怀抱希望,努力追求自己的尊严。

 

图片说明:互助养老志愿者们和泉源社工一起去探望卧病在床的困境奶奶,做临终关怀服务。

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云南省60岁以上的老人已经达到570余万人,占总人口的11.95%;预计到2020年,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607万人,占总人口的12.45%。根据泉源社工2015年在昆明的老旧小区的调查,60岁以上的老人和困难群体占到40%。因此,泉源锁定了对社区空巢困境老人互助养老服务。

独居老人临终关怀,社工和志愿者给受助家庭更多帮扶

家住华昌西路的朱桂英老人一生未婚,通过互助养老志愿者唐云荷推荐,是永兴路社区最早服务的老人之一。

朱奶奶在家里弄了个佛堂,房间里香味很重,光线阴暗,桌上、抽屉里到处都是药。她行动非常不方便,只能通过社区资源对接爱心食堂得到一顿餐食。朱奶奶的亲戚不住附近,平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妹妹会不定期送些药品过来。同一栋楼的唐云荷成为了朱奶奶的互助守望者,同时泉源推动互助养老志愿者组成探访小队,每周上门日常探望关怀,解决了她的孤独感。

 

图片说明:互助养老志愿者们和泉源社工一起去探望朱奶奶及其亲属,做临终关怀服务。

2017年9月,朱奶奶的身体情况持续恶化,生活不能自理。朱奶奶通过和亲属们一起商量,决定搬到几公里外的养老院居住。

虽说日常照顾的问题解决了,突然离开居住几十年的小区和老邻居,朱奶奶各种不适应的问题随之而来。泉源社工通过每周电话安抚朱奶奶的同时与互助养老志愿者们达成共识,定期去养老院看望朱奶奶。

社工与志愿者的探望成了她最期望的时刻,结合朱奶奶的身体情况,在探望中除了心灵慰藉,启动临终关怀技术,让朱奶奶将一些希望完成的心愿进行梳理,写下一些重要的事项,调适心态,放下忧虑和恐惧,坦然面对生命的终结。

2018年4月,朱桂英老人在睡梦中安然离世。第二天一早,她的侄儿找到泉源社工,感谢社工与志愿者们持续的陪伴和临终关怀服务。

从2015年开展互助养老服务以来,泉源社工在不同的社区开展了独居老人临终关怀的服务,对社区志愿者进行培训,对服务的老人进行关怀疏导。同时对老人的家庭成员进行心理支持,舒缓他们的压力,让他们可以坦然面对老人的辞世,减少内疚自责,并在老人离世后有一段时间的家属陪伴服务。

互助养老:尊重、参与、赋能

在社区陪伴空巢困境老人的过程中,泉源社工的倪春了解到部分有子女的老人选择独居的原因是:和子女住在一起饮食起居差别大,和几十年的老邻居分开,很孤单。孤寡老人,老伴离世,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抑郁寡欢,不愿出门。当有一个人关心认同时,就掏心掏肺。

倪春服务中认识的一位80多岁的老人就被保健推销骗走了5万元,原因很简单,那些年轻人整天奶奶长、奶奶短的簇拥左右。自己家条件差,唯一的儿子在外地挣钱养家,根本顾不上照顾老人。

2015年,对老旧小区老人的现状进行调查了解时,倪春发现困境老人的状况真的很差,缺少陪伴,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没有盼望,等死状态特别突出。“为了探索我们的父母们晚年生活的意义和价值,为了我们变老时,生活还有很多美好的追求,泉源社工在养老服务上花了不少功夫。”

泉源社工注重培育社区志愿者,推动社区自组织讨论社区的事务,共同解决社区问题。每一个服务对象既是受助者,同时也是参与者。积极参与的老人们更是成立了互助养老志愿队,成为每个社区困境老人们的守望灯塔。

 

图片说明:泉源团队和部分参与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们。

截至2018年,泉源社工已在4个社区推动建立了四支互助养老志愿服务队,培养了100名社区志愿者,40名互助养老骨干志愿者积极参与在各社区老人服务中,志愿者中年龄最大的有83岁,最小的仅3岁。关怀空巢困境老人超过15000人。

 

图片说明:泉源社工、互助养老志愿者和社区困境老人过集体生日

从最开始的社工协助讨论服务方案,再到志愿者独立讨论和实施探访,再结合困境老人实际情况适时适地调整服务方案,一步步地赋能给社区。

“‘尊重、陪伴、参与、分享’是我们一路走来的信念,无论环境如何,都会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路途虽远却不孤单。”倪春说,泉源社工一直与困境中的人群同行,激发彼此力量,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在参与和行动中源源不断的循环扩散。

2019年,倪春加入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合腾讯公益、凤凰网公益、广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等机构共同开展的“超仁妈妈”公益助力计划活动,发起“和爷爷奶奶坐时光机”筹款项目,泉源社工计划将善款用于开展社区走访、一个人的剧场、老人口述史记录整理、留守老人生命故事集印刷等。

 

图片说明:筹款项目

“我们会动员本地社区及专业社会资源一起支持困境留守老人,建立一个平台化的服务机制,帮助老人能够得到温暖的服务。即使在社工撤出后,也可以有社区志愿者及社会网络持续支持社区的困境老人。”倪春说。

“和爷爷奶奶坐时光机”,一周一次的持续陪伴,让社区留守老人的心不再孤独。

守护老人也是守护我们的明天。(完)

相关推荐

宣传环保公益理念 三亚多家酒店响应“地球一小时”

2019-07-13

超仁妈妈倪春:“和爷爷奶奶坐时光机”为留守老人重返幸

2019-06-10

互联网时代的支教“变形记”

2019-06-10

北京国栋新鲸“好牙口”走进自闭症儿童公益活动现场

2019-06-03

民福社会福利基金会联合华山中学师生参加在京教育交流活

2019-05-10